首頁 > 財經頻道 > 正文

千里迢迢從廣東遷入河南 這家上市集團尋到機遇還是陷“泥潭”?

2019年06月15日 01:56
作家:葛愛峰
來源: 華夏時報

東方財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機查看財經快訊
  • 專業,豐富
  • 一手掌握市場脈搏

手機上閱讀文章

  • 提示:
  • 微信掃一掃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K圖 002431_2

  邦家新型城鎮化、鄉村振興及生態文明建設等政策機遇對園林上市集團發展本應起到強力推動作用,然而有的集團轉型之路卻并不順利,面臨轉型遇阻、業績持續下滑陷入危機的棕櫚股份(002431.SZ),原控股股東不得不放棄“控股權”而尋求紓困。

  而來自河南邦資背景的河南省豫資保障房管理運營有限集團(下稱“豫資保障房”),從洽談合作到“一拍即合”入主棕櫚股份,用時不到半年時間,該集團由一家廣東集團變更為河南集團,由一家民營集團轉變成為邦資背景集團。

  陷入危局“另攀高枝”

  6月14日,棕櫚股份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顯示,會議審議外決通過了變更集團注冊地址、調整集團經營范圍、修訂《集團章程》的三個議案。議案顯示,集團注冊地址由廣東省中山市變更為河南省鄭州市,這或代外著棕櫚股份正式“轉變”成為河南第80家上市集團。

  棕櫚股份之所以從廣東轉變成為河南的上市集團,還要從去年講起。

  去年10月,棕櫚股份在披露下修2018年前三季度業績預告時提到,受制于外部金融環境,集團第三季度融資進展受到較大影響。此外,棕櫚股份預計2018年全年凈利潤為3000萬元至1.2億元,同比下降60%-90%。

  相關數據顯示,截止到2018年,棕櫚股份總共融資金額為120.84億元,直接融資共計92.05億元,其中股權融資37.55億元,債券融資54.50億元,公開債券五年期融資余額為14.8億元,而間接融資共計25.60億元,特別是短期借款余額高達25.60億元。

  面臨巨額融資和轉型遇阻,集團業績持續下滑,棕櫚股份前任控股股東危機中“萌生退意”,順其自然被“老朋友”棲霞建設“下了財禮”。

  據了解,棲霞建設早在10年前就入股棕櫚股份,且自2008年7月以來一直為其第二大股東。2018年9月,棕櫚股份在董秘互動平臺回答投資者提問時還外示:“棲霞建設自集團上市以來就一直以集團大股東的形式存在,陪伴并支持著集團從傳統園林集團轉型到現在的生態城鎮運營商。”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即使“下了財禮”也不影響“悔婚”。2019年2月11日,棕櫚股份和棲霞建設之前所簽的投資框架協議被解除,集團控股股東、董事長吳桂昌等三人將把已收取的1.8億元預付價款返還給棲霞建設,并使用個人資金向棲霞建設支付補償款1億元。

  吳桂昌等三人將1.8億元預付價款退回后,還支付補償款1億元給棲霞建設,這么“下血本”反悔背后原來是要“另攀高枝”。

  2月12日晚間,棕櫚股份發布公告稱,吳桂昌及其一致行動人和總經理林從孝將共計1.95億股,占棕櫚股份總股本13.1%的股份,轉讓給河南財政廳實控的中原豫資控股集團有限集團(下稱“豫資控股”)全資子集團豫資保障房,轉讓價格為3.94元每股。轉讓結束后,豫資保障房成為棕櫚股份第一大股東。

  公開資料顯示,豫資控股成立于2011年5月,是經河南省政府批準,為支持新型城鎮化建設,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由財政廳獨資成立的省級投融資集團,是河南省政府確定的省級保障性安居工程統貸統還平臺集團。

  相關信息顯示,豫資保障房承諾,將向棕櫚股份提供等同于10億元的融資支持,這對正面臨“資金危局”的棕櫚股份來說至關重要。

  據悉,吳桂昌等人還為此轉讓設置了對賭協議,保證棕櫚股份在2018年至2021年期間經營狀況良好,不得出現連續虧損等不利情形,否則將向受讓方支付補償款。

  上述動作也引起了市場投資者質疑,以為棕櫚股份最終選擇河南邦資,不僅要退回棲霞建設的預付款還要進行補償,此外還承擔對賭失敗風險,這一系列操作是否具有合理性,值得關注。

  棕櫚股份5月6日公告稱,集團大股東擬提名潘曉林為集團第四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候選人,選派馬敏為集團副總經理、財務總監。10天后,該集團董事會同意選舉潘曉林擔任集團第四屆董事會董事長、第四屆董事會的發展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第四屆董事會的提名與薪酬考核委員會委員。

  上述這位棕櫚股份80后“新掌門”潘曉林,據了解為軍人出身,作風沉穩干練,擁有豐富的投融資經驗,曾牽頭成立了河南省現代服務業基金、科源基金、鄭洛新創新創業基金、邦家知識產權基金等總規模超過千億,在多家投資及基金管理集團兼任董事長、總經理等核心職位,集團管理經驗十分豐富。豫資控股入主棕櫚股份,便是由潘曉林主導并全程參與。

  截止到2019年5月4日,豫資保障房已向集團提供的借款余額為6.77億元,集團采取了以自然人提供連帶擔保及以部分不動產抵押、子集團股權質押的方式對上述借款提供了相關保障措施。5月5日,集團又向豫資保障房申請借款額度為10億元,集團稱,此次借款主要用于滿足集團日常經營的資金需求。

  業績下滑何時“上岸”

  棕櫚股份此前陷入危機,除了因在轉型生態未能獲預期收益外,投資體育產業更是遭遇了跨界的失敗。

  2017年,棕櫚股份曾高調投資體育產業。當年2月,棕櫚體育正式設立,隨后便收購了英超西布朗足球俱樂部。當時,棕櫚體育稱,將緊緊圍繞生態城鎮+戰略,依托英超西布朗足球俱樂部和世界足球博物館兩大核心實質,依托棕櫚股份的生態城鎮建設能力和資源載體,致力成為生態城鎮體育板塊綜合運營平臺。

  同年7月,棕櫚股份增加對一桐維奇的投資額1.5億元。旨在將有效拓寬棕櫚股份在大體育產業縱深布局的空間,做大做強體育產業。

  然而,跨界十分炎熱的體育產業,兩年時間里卻未給集團的主營業務帶來有力的助推作用,反而拖累了集團業績。2017年、2018年,棕櫚體育營業收入分別為147.05萬元和301.37萬元,虧損則高達1348.16萬元和3571.62萬元。

  此次棕櫚股份更換“新東家”,棕櫚股份開始了集團資產整合的第一步,出售集團旗下體育產業股份。

  5月28日,棕櫚股份發布公告稱,為實現聚焦主業、增加投資收益,集團擬以2464.28萬元的價格將所持棕櫚體育23%的股權轉讓給英足利安,待該股權轉讓結束后,集團持有棕櫚體育的股權僅有5%。

  棕櫚股份外示,本次交易結束后,有利于集團資金合理調配,聚焦平臺化、輕資產化、多點盈利化的生態城鎮業務,優化戰略布局,同時有利于集團實現投資收益,盤活存量資產,回籠低效資金,用于補充集團流動資金。

  然而,對于有了邦資背景的“新東家”撐腰,棕櫚股份業績沒有出現反轉,反而業績斷崖式下滑。

  棕櫚股份2019年一季報顯示,集團實現營收4.42億元,同比下滑31.28%,凈利虧損1.66億元,同比下降3307.21%。其中,集團融資本錢上升,集團的財務用度較上年同期上升65.63%,確認了生態城鎮業務中產業配套項目集團的股權轉讓也讓集團投資收益同比下降115.41%。

  豫資保障房雖花費巨資入主,給河南新增一家上市集團,但面臨業績大幅下滑、營收凈利雙降、資產負債率不斷增高、高額財務用度、巨額對賭壓力等多重影響的集團局面,雙方是迎來新的歷史機遇,還是或會陷入更深的“泥潭”,值得市場繼續關注。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責任編輯:DF506)

鄭重聲明:湖北快三在線計劃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態度無關。
您可能感興趣
  • 焦點
  • 股票
  • 環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貨
  • 外匯
  • 生活
    點擊查看更多
    沒有更多推薦
    • 名稱
    • 最新價
    • 漲跌幅
    • 換手率
    • 資金流入
    請下載東方財富產品,查看實時行情和更多數據
    鄭重聲明:湖北快三在線計劃發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站態度無關。湖北快三在線計劃不保證該信息(包含但不限于文字、視頻、音頻、數據及圖外)全部或者部分實質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實時性、原創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下載APP
    基金交易
    關注天天基金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908328號 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編號:91310104631286033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21-34289898 舉報郵箱:jubao@dyyyzx.com
    滬ICP證:滬B2-20070217 版權一切:湖北快三在線計劃 意見與建議:021-54509966/021-24099099